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歷史小說 > 縱橫圖 >

第二百五十六章 軍帳來使

    劉行遠若有所思道:“如此說來,陸仁襄并沒有真的將你們的身世告訴他們?”

    陸佐點點頭,“但愿如此吧,但他多少一定有在何氏面前只言片語的提過,才會讓何氏如此著迷的想知道具體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這和太子他們動不動手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“何氏回陸家莊確認過之后,一定也猜到了我們的身份,恰好那時候老寧王也在查李丞相,最終他們也查到了此事,老寧王想利用此事扳倒李丞相,所以在沒有與我商量的情況下,直接在圣上面前狀告李丞相,最終導致劉衍也跟著因為種種原因鋃鐺入獄,但是劉衍那時應該早就做好了準備,之所以沒有在入獄之前立即準備反攻,就是怕寧王早有準備,所以只能將計就計、棄卒保車,因為只有劉衍在牢獄中,才更能迷惑寧王,獄外的荀謀也才有更多的時間去策劃逼宮。”

    劉行遠意味深長地道:“那為何這次你要推我為寧王起兵呢?你大可自立為王,另立山頭,他們都很擁護你。”

    陸佐莞爾一笑,“我已是山西落日、風中殘燭,哪還能自立為王呢?”

    安靜若聽罷,不禁心頭一凜,雙眸中泛起了淚花,陸佐向她一笑,示意她不必傷情。

    劉行遠趕忙安慰道:“陸先生大災大難都挺過來了,這點小病肯定難不倒您的。”

    陸佐毫不在意地擺擺手,“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。”接著仰望夜空,頗為感慨地道,“只是不知我還能不能看到我父親沉冤得雪的時候,我母親臨別前讓我們兄弟兩放下一切仇怨,好好過好自己的生活,可是我竟不能。如果說以前我有沒有過放棄的念頭,那肯定是假的,多少次我都想著就這樣算了,可是我這面容呢?已經不是我自己的,我第一次回去見我母親時,她都沒認出我來,后來暗地里她又偷偷地勸我放棄復仇,說我們平頭百姓,不是他們世代官宦之家的對手,直到我們家的恩人李丞相,多少年了,還因為我們家的事情受到牽連。哎!興許這就是命吧,你想著放棄,可是那些故人的遭際,時刻都在你心頭刻上一刀,時刻提醒著你。”

    轉眼高筠就已領著十萬人馬在蘭州城外二十里處扎營,派人探聽好虛實之后,便著手開始部署攻城準備。十幾員大將正在中軍帳商議之時,又有探馬來報,說是叛賊劉行遠的使者前來求見,手下們聽罷紛紛怒不可遏,都勸高元帥將來使斬殺祭旗,高筠一揚手,還是讓來使進中軍帳一見。接著高筠又手下將戰略部署圖還有攻防沙盤等機密要務全都撤下,便端坐在上座,等著使者來見。

    帳外的陣陣呵斥聲之下,幾名兵丁推搡著一個濃眉大眼的黑臉大漢,高筠定晴一瞧,卻是陳退之。高筠慌忙站起身從座上起身,立即喝止帳外的兵丁不得無禮。

    陳退之向著幾名兵丁冷哼一聲,兀自走進帳來,見賬內的武將個個怒目圓睜,卻絲毫不放在欣賞,來到帳內,只向高筠抱拳施禮道:“高兄好久不見,別來無恙!”

    不等高筠回答,賬下一員大將厲聲喝道:“你這廝好生無禮,這是俺漢朝大元帥,豈能容你稱兄道弟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正欲上前理論,又被高筠喝止才作罷。

    高筠滿不在乎地跟著一抱拳,“退之向來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,這次我身為來使,就是為了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來勸降的?”高筠打斷道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話怎講?”

    “我此來也是為了兩軍的性命安危,為了我朝百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別說了。這些話,都是陸佐教你說的吧!”高筠面無表情道,“如果你來就是為了說這些官話,本帥勸你還是快些回去復命吧!”

    陳退之一揚眉,高筠這樣指名道姓,果然還是不講情面,于是也拉下臉來,“我有一言,想對高元帥說。”接著環顧了一下四周,向高筠示意屏退左右。

    高筠知道他的意思,但是這時候屏退左右,怕人生疑,“這些都是我的得力干將,你盡管說吧!”

    陳退之似乎猜透了高筠的心思,依然不說話。

    高筠無奈地看了看左右,然后揮手示意他們退下。左右一干將領,有一兩個頗為憤慨的瞪了陳退之幾眼,嘟囔了幾句,便相繼甩手走出帳外。

    “現在可以說了吧!”高筠也有些氣惱他。

    陳退之此刻見四下無人,立刻換了一副臉色,變的熱情起來,笑呵呵地就準備近前攀交情。

    高筠一揚手,示意陳退之站住,“你我現在是敵我兩方,舊日的交情權且放在一旁,現在有什么話盡管說吧!”

    陳退之看高筠冷若冰霜,于是也擺起臉來,“我們寧王說了,這次你是行不義之舉,還是快些繳械投降,你也想清楚,你哥哥髙翰究竟是誰害死的,再想想你現在根本就是為虎作倀、認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!”高筠喝止道,“身為臣子,盡人臣之道,沒有你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閉嘴!”陳退之突然的呵斥讓高筠嚇一跳,“兄弟,我還敬你是條漢子,沒想到你現在也是一腦子漿糊,還身為臣子,還人臣,真替你大哥叫屈。”

    高筠似乎有些為之所動,眉頭一皺,沒有反駁,只無奈地說了句,“這其中關系復雜,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。你我都不過是棋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陳退之輕蔑一笑,“棋子不錯,那也得看是誰的棋子。給劉衍那種弒父殺叔的人當棋子才是可恥的,如今我們準備殺奔京城,也是為了給高大哥一并報仇,而你卻反過來幫著自己的仇人,就憑著這一點,我當初就不該結交你這種人。”

    高筠被他這一番話奚落得羞愧難當,無奈地搖搖頭,“如果真有你說的那么簡單,事情都還好辦,我何嘗不想報仇,可是我身為漢朝元帥,他又賜我這般兵權,我如果反之,豈不更加不忠不義?豈不更加愧對大漢百姓?”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北京pk10改单软件